Sterling – HTML5 Responsive Website Template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政策信息●展會信息●健康資訊●活動資訊

同一健康方法在西太平洋地區的發展

同一健康方法在西太平洋地區的發展

BenCoghlan,David Hall

摘要 西太平洋地區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六個成員區域中人口最多的,在過去十年內西太平洋地區發現了多種新發人畜共患病的感染。這使得人們開始關注如何在人類、動物和環境復雜的交互作用中處理潛在風險,并以此作為一個更好的方式來應對新發疾病。同一健康方法很適合該領域,因為它是野生動物引起新發疾病的一個受關注的“熱點”,并由于人畜共患病意料之外的復燃已引起城市和城郊地區市民的發病和死亡。而這些人獸共患疾病復燃的原因還沒有被人所了解。在本章,我們對不同區域間、多國家間、國家內部使用唯一健康方法的情況展開討論。當某地出現新發疾病暴發時,不同協會、捐助者、研究機構和聯合國組織提出的一系列不相關的、重復的倡議,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有利于地區、區域和全球新舊疾病管理方法的發展。

1引言

西太平洋地區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六大成員區域之一。這是一個人口最為稠密的地區,擁有居住著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37個國家(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estern Pacific Region 2012)。這些國家有各自的特點:從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到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地區如太平洋島嶼紐埃島、托克勞群、瑙魯島和圖瓦盧島等(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2011);從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國家——新加坡,到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國家——蒙古(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2011);從經濟高度發達的國家如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到經濟欠發達的國家如巴布亞新幾內亞、所羅門群島(UNDP 2011)(表1)。

過去的十年間,這個區域暴發了一系列人獸共患傳染病。這觸發了國際公共衛生領域針對處理這些問題史無前例的行動。2003年SARS的暴發暴露了疫區各國在識別、切斷和控制新型感染性疾病傳播的不足。若不消除這些不足之處,全球性危機將一直持續。1997年和2004年暴發的禽流感疫情(H5N1亞型禽流感)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有記錄的最大規模的人畜共患病暴發。此次疫情給全球敲響了警鐘。它不僅警示著人類衛生服務系統的缺陷,也提示著我們在動物衛生、動物產品以及食品供應鏈中所面臨的持續性挑戰。該病毒目前還在中國和越南的家禽間流行,所以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應急響應。

在人類、動物和環境復雜的交互作用過程中,或者說在人類和生態系統間,存在著導致疾病的潛在危險因素和易感因素。通過處理這些因素來減少疾病暴發和傳播的可能性,是一種對抗新發疾病更好的方法。在許多提及環境因素作用的資料里,這種方式被稱為生態健康(Charron 2012),或者被稱為同一健康。同一健康方法就是多種健康理念的綜合而非單一理念的應用。同一健康方法已經被西太平洋地區所廣泛接受,原因如下:

第一,由于來源于野生動物的新型疾病的發生,西太平洋湄公河下游地區已經成為一個備受關注的地區。疾病的發生是由人類社會許多因素造成的,這些因素包括:經濟的快速發展、城市化進程、不斷發展的農業、不斷增高的畜牧產品需求、植被不斷減少,以及人口的增長和老齡化(Jones et al. 2008)。單靠人類和動物衛生部門是不能夠解決這些問題的,我們需要多個部門或團體的合作。

第二,人畜共患病包括狂犬病、炭疽和鉤端螺旋體病等在西太平洋地區出乎意料地死灰復燃,已導致了城市內和城市周邊的社區人群發病和死亡。同一健康方法可以用以控制其中一些疾病的流行,并且預示著當我們制定新發傳染病的響應預案時與其他部門共同協作以及提高公眾意識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該領域并沒有涉及一些眾所周知的人畜共患病,如布氏桿菌病。雖然在全球許多地方它們都已經被消除,但事實上我們仍可以考慮運用更有效的方法來處理這些復雜的現實問題(World Bank 2009)。

于是在2010年,我們在河內就同一健康這一新興方法作出了合理而鄭重的全球性承諾:動物疾病和流感大流行的國際部長級會議宣稱“我們要建立一個可持續的、相互合作的、多邊的、多學科的并以社區為基礎的聯合行動,來處理動物—人類—環境之間發生的威脅人類健康的疾病”,并決定在“未來20年,建立一個全球共同努力的聯合行動”。(UNSIC 2010)。

2  西太平洋地區全球和國際同一健康的目標

來自各聯盟、捐助者、研究機構以及聯合國(UN)機構大量重疊的全球性和國際性倡議正在西太平洋地區落實。雖然一些倡議致力于通過系統性措施加強關于人類與動物交互作用的健康風險的協作,如“同一世界,同一健康”倡議(FAO et al. 2008)和“糧農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協作理念”(WHO et al. 2008),但是在對同一健康的廣泛解釋中,該區域正在實施的眾多活動沒有達成整體協作。最近,達沃斯同一健康峰會的一個重要結論強調了“在更廣泛的同一健康區域,加大主要機構與相關機構之間合作與協調”的必要性(Ammann 2012)。總體來說,同一健康與其他全球范圍的目標也沒有直接的關聯,如千禧年發展目標(UN Web Services Section 2010)和千禧年生態系統評估(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2005)。

一些在西太平洋地區實施這些活動的全球/國際性倡議和組織的清單如下(表2)。在本章中只討論部分倡議和組織。這是一個不完整的清單,但是說明了眾多參與者和機構處理著各種各樣的工作,以及在更廣泛的同一健康平臺上運行著大量的(獨立的)網絡系統。

3  同一健康在選定地區和國家實施的步驟

西太平洋衛生部和農業部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攻克某種新發疾病,他們不得不突然硬生生地采用新方式進行協作。但并非所有互相合作都獲得成功,而且到目前為止也并沒有完全運用同一健康方法,因為大部分的利益相關者現在才了解該方法。當然,大部分方案仍將繼續努力攻克關鍵的新發傳染病,我們也已經為達成同一健康而付諸行動。盡管目前大部分舉措目前并非基于國家或者社會的層面,而是處于地區性層面上。

3.1區域性戰略

3.1.1亞洲太平洋地區應對新發疾病的策略

亞太地區抗擊新發疾病的策略(APSED)是區域性計劃的基石(WHO 2010; WHO, Western Pacific Region 2010)。這是一個重要的“衛生安全”構想,其目的是按照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5)的要求加強國家系統,并提高國家抗擊新發傳染病的能力。該戰略的最新版本(2010)重點強調了從2009年甲型H1N1 流感大流行中獲得的經驗,以及使各國制定靈活的決策來達成以下8個重點領域的目標:①監測、風險評估、應急響應;②實驗室檢測;③人畜共患病;④感染的預防和控制;⑤風險溝通;⑥公共衛生應急預案;⑦區域性預案、預警、響應;⑧監測和評估。該新發傳染病監測和響應策略是WHO的一個分支,其負責協助各個國家實施“亞太地區新發疾病防治策略(APSED)”。然而APSED策略并未顯示出同一健康理念,因為它缺乏衛生相關部門之間的協作。

3.1.2亞太經濟合作組織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非常重視新發疾病,因為近幾年新發疾病對21個成員方造成了大量直接經濟損失(如治療與住院)或間接經濟損失(如耽誤工作時間和貿易制裁),但大部分都是可以預防的。自1996年,APEC開始支持亞太經合組織新發傳染病網絡(APEC EINet 2012)的開發和運作,該網絡致力于收集和傳遞與成員國新發傳染病的相關信息,促進學術機構、政府、商業組織之間新發傳染病相關的合作,加強區域間生物安全防護。雖然交流程度和觀點分享并未達到同一健康支持者所倡導的跨學科性,但此機制能促進動物和人類衛生部門之外的其他機構之間的合作。

APEC資助了一個新興技術項目(Technology Foresight Project)(2006—2007)(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國家科技前瞻與發展機構,2008; Damrongchai et al. 2010),該項目將一大批政策制定、技術開發、病毒學和經濟學領域的專家集合到一起,提供了一個促進新技術快速發展的機會,從而降低新發疾病造成的人力和財力負擔。雖然此項目僅關注疾病預防及控制方面的技術,而不是一個持續發展的固有進程,但是該工作促使新疫苗、治療、診斷、模型模擬以及人類和動物的健康追蹤策略得到發展。

APEC曾起草過一項“同一健康行動計劃(One Health Action Plan)”(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2011),根據成員國的能力及參與程度,為它們實施同一健康提出一個共同的愿景。該計劃旨在促進政策和領導層面加強跨部門合作,并強化指導和培訓,提高預防、調查、反饋、疾病控制乃至跨境協作的能力。該組織被認為是疾病預防和控制的重要參與者,也是跨部門方式可持續性發展的必要保障。

3.1.3東南亞國家聯盟

東南亞國家聯盟(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明確了一個發展藍圖,即在2020年之際,各成員國采用基于風險的方法來解決各國內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及其他高致病性新發疾病的主要傳播途徑,以達到預防、控制和消除目的(ASEAN Secretariat 2010a)。該路線圖詮釋了同一健康系統根除HPAI的方法,同時解決其他跨物種疾病和人畜共患病問題。雖然其重點在于動物及其產品的衛生,但也同樣提及了與多學科、多部門、多機構合作的優勢。

這是從ASEAN得到的令人歡欣鼓舞的結果,但也是其中少有記載的、在進展中或已完成的與同一健康相關的ASEAN的行動實例之一。此外,僅是針對HPAI而非對更廣泛的同一健康方法的重視,這可能會讓我們無法體會到更寬泛的同一健康理念,包括野生動物的作用、各類衛生與非衛生部門資源的整合以及衛生相關學科之間定期交流的具體計劃。ASEAN是亞太地區協作獨一無二的首要機構,它為西太平洋地區制定了同一健康方法起到協調、影響甚至是一定程度的管理作用。HPAI發展藍圖引領了一個正確的方向,而ASEAN若想成為同一健康的領航者還有許多工作要做。ASEAN最大的挑戰可能是成員國不愿意對其他成員國家的行動提出建議。然而這是使同一健康網絡在各成員國間有效運行的必要條件。

ASEAN的三個新發傳染病項目促進了國家聯合的疾病暴發調查,并且發展了區域間風險溝通的策略(ASEAN Secretariat 2010b)。由日本政府資助的一個新項目則致力于提高實驗室能力和網絡化建設(ASEAN Secretariat 2009),延續了日本資助開發診斷和研究工作實驗室悠久且成功的歷史。

3.1.4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

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FAO)針對2010至2015年亞洲和太平洋地區高致病性禽流感和其他動物性新發傳染病的區域性戰略(Emergency Centre For Transboundary Animal Diseases 2010),提出了應對HPAI流行和處理新發與再發疾病的通用辦法。這個策略也計劃把該領域內多方面的合伙人和捐贈代理機構提供的支持聯合起來。這是最近由FAO和其抗擊東南亞首次HPAI暴發的合作者領導的一系列舉措,是以同一健康理念的其他相關工作效應為先導,包括聯合國糧農組織緊急預防系統和跨界動物疾病逐級控制的全球框架。 

3.1.5捐贈策略

太平洋主要周邊地區的大多數捐助者為新發疾病應對方案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加拿大公共衛生機構所領導的加拿大—亞洲地區性新發傳染病(the Canada–Asia Regional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CAREID)項目,旨在加強柬埔寨、老撾、菲律賓和越南發現與應對新發疾病的能力(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2012)。同樣,為加強衛生系統更廣泛地應對新發傳染病,澳大利亞政府的國際發展援助機構制定了區域戰略:2010—2015年新發傳染病的大流行和新發傳染病框架(AusAID 2010)。亞洲開發銀行已經在大湄公沿河地區實施了一系列傳染病控制項目,以加強對包括新發傳染病在內的地方病和流行病的社區監測(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12)。美國國際開發署的新發大流行威脅項目(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2010),在東南亞地區全面地開展針對以下四個項目領域的活動:野生動物病原體檢測、風險的確定和減低、疫情應對能力和同一健康方法的制度化。最后一個領域將在下文詳細說明(學術項目)。

歐盟(EU)也一直通過一系列的努力積極支持同一健康倡議。其范例是亞洲計劃(2009—2013)中的歐盟地區性高致病性新興疾病(HPED)(European Commission 2012),它橫跨西太平洋和東南亞區域這兩個世界衛生組織區域辦事處,旨在幫助東盟和南亞區域合作聯盟(南盟)對這些疾病作出控制、反應和準備。它經由OIE、FAO和WHO的獨立項目實施,與這三個聯合國組織的具體倡議相一致。

最近,歐盟對外行動署發表了一篇同一健康案例研究的全面檢查和總結,其中許多范例活躍在這一地區,還建立了一個同一健康倡議、研究和實踐的互補數據庫(Hall和Coghlan 2011)。此出版物將作為指南識別哪些可以作為同一健康焦點區域的個體,也為同一健康區域活動的實施和網絡的建設提供了一個依據。

值得注意的是歐盟已在許多論壇發表意見稱,同一健康方法需要根據社會需求來定位。這個關乎健康危害的“全社會”方法將呼吁衛生專業人員對風險管理的態度和觀點發生重大轉變。

3.2學術倡議

3.2.1東南亞地區的同一健康大學網絡

目前東南亞地區許多大學有涉及同一健康領域的合作,例如東盟大學網絡、亞洲新發傳染性疾病合作研究、亞太地區公共衛生協會、亞洲地區生態健康網絡以及東南亞獸醫學校協會等。通過應對新發流行性疾病威脅項目(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2010),USAID正在支持建立一個新的同一健康方面的學術合作網絡——東南亞同一健康高校網(Southeast Asia One Health University Network, SEAOHUN)(Fenwick 2011),它集合了整個地區大學中包括醫學、獸醫學、公共衛生以及自然科學等多個院系。而參與到這個網絡的國家與地區有柬埔寨、老撾、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緬甸和中國,其中緬甸、中國、菲律賓在2013年加入。該合作網絡的宗旨是提升調查和控制新發疾病的跨學科能力,并且通過研究為同一健康建立循證基礎。希望通過這些努力評估同一健康運用能力,發展一個普遍性的區域方法,并把同一健康納入到正規教育和專業全職培訓的領域。

3.3監測和實驗室倡議

3.3.1湄公河流域疾病監測倡議

湄公河流域疾病監測倡議(Mekong Basin Disease Surveillance Initiative, MBDS)(Mekong Basin Disease Surveillance 2007a)是1999年建立的。該網絡的目的是促進湄公河流域的六個國家在感染性疾病監測和暴發響應方面的協作。該倡議的目的是“減少湄公河流域邊緣地區人群傳染性疾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 (Mekong Basin Disease Surveillance 2007b)。

從2003年共享四個邊界地區的監測點數據開始,到2007年進一步通過簽署第二次協議(MOU)擴大合作范圍,該合作網絡涉及以社區為基礎的監測、流行病學研究能力、信息和交流技術、風險交流、實驗室能力、政策研究以及擴大的跨境合作。這七個領域的新策略將會有利于國際衛生規章里規定的國家鑒別能力(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5),即針對公共衛生威脅的監測、調查、報告和響應的能力。雖然MBDS最初的設想并不是一種同一健康活動,也缺乏同一健康網絡的一些屬性,但是MBDS為同一健康方法的補充和成型提供了一個成功的框架。

3.4計劃和項目

3.4.1東南亞地區手足口病計劃

國際獸疫局(The Office International des Epizooties,OIE)和東南亞地區口蹄疫組織(Southeast Asia Foot and Mouth Disease, SEAFMD)的八個國家合作項目(OiE 2002),在國際上被視為地區間合作動物性疾病的模范。雖然口蹄疫(FMD)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獸共患性疾病(它很少引起人類輕度皮膚損傷),但是該項目是政府機構、國際組織、鄉村社區和捐贈者通力合作控制某一疾病的范例。獨立的國家計劃已經融入到區域性策略中,這些政策得到了行政的大力支持,并且采取長期的、漸進的方法來徹底消除口蹄疫。在東南亞許多地區,如馬來西亞、泰國等,通過密切合作和不斷引入新技術如分區的方法減少口蹄疫的擴散,該項目已經取得了成功。

3.4.2國際畜牧研究中心

國際畜牧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Livestock Research Institute, ILRI)與許多合作者一起參與到眾多與同一健康相關的活動中。“更好地管理東南亞地區新發人獸共患感染性疾病的生態健康方法(Ecohealth approaches to the better management of zoonotic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in the Southeast Asia Region, EcoZEID)”被六個國家所采用(Gilbert 2011),該方法旨在論證如何提高研究和疾病控制能力,從而處理新發傳染性疾病的特定風險和影響。國際畜牧研究中心也負責現場建設領導行動(Field Building Leadership Initiative, FBLI):在東南亞地區促進同一健康理念(包括中國大陸、中國臺灣省、印度尼西亞和越南)(Tung DX 2011)。該項目通過教育和全職培訓將研究和能力培養結合起來,并與制定農業可持續實踐方案的決策者合作,傳播促進人類、家畜和環境衛生的知識。

3.4.3以社區為基礎的降低禽流感風險的項目

為加強疾病的監測同時減少與禽流感相關的危險行為的發生,2007—2009年期間,澳大利亞援外合作署(CARE Australia)在老撾、越南和柬埔寨實施了切合當地情況的社區級試點項目(AusAID 2008)。該項目雖已結束,但卻為西太平洋地區同一健康工作的開展提供了一些借鑒經驗:各種政策、組織和社區努力地將經驗轉化為實踐的重要性;資源的持續應用能夠激發持久的文化變革;多學科和機構的結合能夠有效地克服競爭優先權的難題,以便制定可以接受的,有效的解決方案。

3.5研究倡議

3.5.1新發傳染病研究和建設生態健康能力亞洲項目合作伙伴

在加拿大國際發展研究中心(Canada’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 IDRC)的支持下,新發傳染病研究亞洲合作伙伴建立了一個主要致力于對抗禽流感的研究早期網絡(APEIR 2012),即禽流感研究亞洲合作伙伴(APAIR)。為了開展基于更廣的生態健康而不局限于同一健康理念的多學科研究,中國科學院、泰國公共衛生部和國家研究理事會、越南科學技術部、柬埔寨科學技術部及衛生部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

在該區域,加拿大國際發展研究中心還與澳大利亞國際發展署(Aus AID)共同資助一個規模較小的相關項目:亞洲建設生態健康能力(Building Ecohealth Capacity in Asia, BECA)項目(Halletal. 2012),其目的是促使研究人員參與到生態健康和同一健康倡議中。盡管這是一個相對較小的項目,但它已經促成建立了一個研究人員網絡,共同致力于本章節所提及的一些倡議工作。

3.5.2生態健康新發傳染病的研究倡議

沿著類似的路線,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政府共同資助生態健康新發傳染病研究計劃(IDRC CRDI 2012),這是一個多國支持的項目,該項目旨在研究東南亞和中國地區疾病的發生和傳播,并提高研究能力,將研究運用于政策中。

3.5.3南北地區國家能力研究中心

一種罕見的非注重疾病的方法也被貼上了同一健康的標簽,國家能力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Competence in Research , NCCR )(2012)在老撾和越南策劃了土地使用模式的改變和農業轉型,并研究其對小農場主公共衛生和經濟的影響。同時NCRR也證明了越南人民健康問題面臨著由于經濟的快速增長而引起的人口流動和就業變化的威脅。這些都表明同一健康方法可能超過了傳統健康理念的廣度。

3.5.4中國、馬來西亞人畜共患病研究網絡

1940年以來大多數新發疾病都是人獸共患性疾病,且大多數病原體來自野生動物(Jones et al. 2008)。這種病毒外溢使人們關注野生動物和環境的相互作用。在東南亞地區野生動物的養殖數量也不斷地增加。為檢測經常暴露于野生動物的人群(獵人、原住民和市場工作者)感染病毒的風險,一個研究團隊分別在中國和馬來西亞開展了SARS冠狀病毒和尼帕病毒的研究項目(EcoHealth Alliance 2012)。該項目的合作伙伴包括生態健康聯盟、全球病毒預測組織、馬來西亞衛生部和野生動物國家公園獸醫服務部、廣東省昆蟲研究所和廣東省疾病控制中心,以及中國動物研究所。該網絡匯集了人類和動物健康的參與者,主要研究的是基于同一健康理念探討動物、人類和環境的交互作用。

4  選定的國家級同一健康活動

除了少數例外,國家級計劃在為特定疾病作出針對性計劃的同時也加強了一些一般疾病大流行的響應工作,而不是公開運用同一健康的方法。

4.1柬埔寨

在柬埔寨,國家災害管理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for Disaster Management, NCDM)具有處理突發自然災害的最終責任,并且該機構在協調應對禽流感暴發的時候起了關鍵性作用。在突發事件期間,它整合了各部門的計劃,使其形成一個多部門合作的具體計劃(Sovann 2006)。與該地區的其他國家不同,國家當局在突發事件框架之內部署對人畜共患病的響應工作,然而,原則上同一健康的方法包括2005–2015Hyogo工作綱領(Hyogo Framework for Action)中提及的降低災害風險(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Strategy for Disaster Reduction 2007)。

4.2中國

全球環境保護組織(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是一所位于北京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希望與當地社區、政府組織、研究機構、民間組織和私營機構共同合作,建立一個以市場為基礎的可持續發展的模型,以解決國內環境健康問題(The 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 2012)。與西太平洋地區大多數倡議不同,它并不是由特定的傳染性疾病促成的,而是體現了一個與民營企業密切聯系的更廣的同一健康理念。出于相似的目的,昆明醫學院和世界農林研究中心正在昆明開展解決國家生態健康問題的項目。這兩個組織在同一健康和生態健康在中國(尤其是山區)的研究起關鍵作用。

4.3老撾

老撾國家新發傳染病研究合作辦公室最近建立了一個應對人畜共患病的協同機制,該機制使衛生部、農業部、林業部門能夠在控制人畜共患病方面協同合作(Lao Voices 2011)。

4.4馬來西亞

一種新型疾病——尼帕病毒的暴發促使防控人畜共患病的部際委員會的成立,該委員會主要目的是讓人類健康工作者和獸醫直接聯系在一起,協同合作。尼帕病毒為研究人員提供了一個案例,即在沒有敏感監測系統和快速響應的情況下,從野生動物傳播過來的疾病是如何被人類的活動放大并快速擴散。中國和馬來西亞在人畜共患病協作網絡(ZEN)的指導下繼續進行研究。該部際委員會已經起草了一個相應感染性疾病暴發的快速響應手冊(Ministry of Health Malaysia 2003)。

4.5太平洋島國及地區

由于畜牧業規模更小,且高致病性禽流感在該地區的影響較有限,與亞洲地區相比,太平洋地區聯系獸醫和衛生工作人員的需求并不緊迫。而人口密度低,市場價值體系中牲畜很少退回給供應商,以及與HPAI相關的候鳥遷徙少可能是同一健康理念在太平洋地區發展較慢的一些其他原因。然而太平洋島國及地區是此地域共同的關注對象,因為任何薄弱環節都能增加對新發或再發傳染病的地區易感性。在國際和地區性項目的保護下,各個部門防控疾病的能力漸漸提高了,如動物健康相關的GF-TADs (OIE Regional Representation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2012)以及人類健康相關的國際衛生條例(IHR)和APSED。但是我們仍未能建立起一個地區性的同一健康策略。同一健康的方法已經在太平洋地區一些較大的國家控制動物傳染病的流行發揮了明顯作用,并且人們正努力運用這些方法來保護動物的多樣性。

4.6菲律賓

菲律賓政府已經成立了包括衛生部、農業部、環境和自然資源部的跨機構防控人畜共患病委員會(Aquino III BS 2011)。

4.7越南

越南是受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A/H5N1)威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該疾病對農業和人類生命都產生了巨大影響。為了對抗H5N1,越南政府組織衛生部、農業部和農村發展中心迅速制訂了聯合行動項目。該項目形成了一個新的戰略高度,即關于2011—2015年越南禽流感、大流行防范以及新發傳染病的國家綜合實踐項目(The Vietnam Integrated National Operational Program on Avian Influenza,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AIPED),旨在運用同一健康的方法增強對疾病的響應和預防能力(Vietnam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and Ministry of Health 2011)。雖然該戰略的關注點仍然在于如何消滅H5N1,但是它采用基于風險的方法來探討疾病發生的動因,以預防和控制已知或未知的傳染病。該項目涉及政府和非政府、社區團體和私人機構的聯合行動,它實施的效果還有待觀察。然而這是第一個在國家層面上遵循同一健康原則的合作計劃。

在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的支持下,越南正在積極地建立支持同一健康培訓和研究的學術網絡。越南同一健康大學網絡(The Vietnam One Health University Network, VOHUNET)就是東南亞同一健康大學網絡(SEAOHUN)的一部分。 

5結論

同一健康在西太平洋地區的運用尚處于早期階段,成功的案例很少。現有的幾個成功的例子也依然呈現出許多的重復與不協調。盡管如此,我們認為嘗試在地區的策略和文件中明確表達同一健康理念,鄭重承諾實施同一健康方法是相當重要的。這表明我們在面臨新發疾病的威脅時,快速轉變對疾病預防和控制方法的觀念,促使更多部門和社區廣泛參與,這對于平衡不同觀點并產生創新性的響應措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重新審視了一個舊的觀念,即人類的作為(和不作為)在疾病的發生上起了基礎性的作用。這使我們將關注點側重于可預防性,包括病因的預防。然而,這些需要我們通過更廣泛的交流和互動來應對復雜的人類與自然生態系統。

西太平洋地區能夠很好地利用最近新發疾病暴發帶來的契機,加速開發更好的方案管理新舊傳染病,這將有利于本地、區域以及全球的健康。這也有利于我們將人類健康工作者,農業方面的參與者和致力于社會經濟發展的倡議者聯合起來。在尚未涉及的政府管理層面,我們還可以發揮起領導、指揮和協調的作用從而提高該地區的工作效率,建立合作網絡,促進知識的傳播,加速能力發展和預案建立。

文章來源:人民衛生出版社《同一健康與食品安全》(主譯  陸家海  郝元濤)本文經主譯同意發布,未經主譯允許不得轉載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