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ling – HTML5 Responsive Website Template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政策信息●展會信息●健康資訊●活動資訊

同一健康在蒙古國的發展

同一健康在蒙古國的發展 

Zayat Batsukh, B. Tsolmon, Dashdavaa Otgonbaatar,Baatar Undraa, Adyadorj Dolgorkhand, Ochirpurev Ariuntuya 

摘要 亞太地區新發疾病防治戰略(APSED)規定,凡是與新發疾病有關的各個部門都要相互協調、相互合作并達成共識。在APSED的指導下,蒙古國已經在動物衛生部門和人類健康部門之間建立了一種職能協調的體制。人們認為監測與信息交流、危險評估與降低疾病風險、協調應對疾病的能力以及相互合作進行科學研究是人畜共患病研究框架的四個支柱。部門之間相互合作已經是預防和控制新發人畜共患病至關重要的方法。在“健康動物—健康食物—健康人類”理念的指導下,已經開始實施同一健康。這種在獸醫和公共衛生之間建立起的相互協調體制功能已有所擴大,并納入了與人畜共患病相關的食品安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管理以及氣候變化等更多的工作之中。該體制中涉及的組成部門包括:人類健康部門、動物疾病管理部門、國家突發事件管理部門、環境部門、突發事件管理監督機構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這種相互協調機制的主要成果是提高了疾病監測、疫情應對的行動能力以及實驗室研究技術。同時它也鞏固加強了對那些北路略的人畜共患病(如布魯氏菌病、炭疽和蜱蟲病等)的檢測和應對能力。通過例會和集體研討會,各個部門已經達成了執行計劃——降低疾病風險的五年長期計劃(2011—2015)。該計劃啟動對29種人畜共患病進行優先度排序及危險度評估,并形成審查和修訂的評價標準、程序和交流機制。2011年,來自不同部門的人畜共患病專家組成了一個研究小組,重點研究狂犬病、布魯氏菌病和媒介傳播性疾病。由此,疾病控制策略已經與科學研究和流行病學專業知識緊密相連。 

1 背景

1. 1國家概況

蒙古國是一個擁有270萬人口(2011年數據)的亞洲中東部內陸國家,位于中國和俄羅斯之間并與之接壤。蒙古國是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平均1.57 km2/人。采礦業和農業是蒙古兩個主要的經濟支柱。多個世紀以來,蒙古國一直在發展畜牧業——養殖馬、綿羊、山羊、牛和駱駝。農業(主要是畜牧業)是蒙古傳統的經濟基礎,占國家GDP的20%并且提供40%的國民工作崗位。畜牧業是主要的經濟支柱,對公共利益和出口收入均至關重要。

最近幾年,由于快速的城市化以及社會經濟的發展,農村和郊區向城鎮的移民數量急速增加。2010年,只有36.7%的人居住在農村地區,這些人口中大約有30%是游牧或半游牧民族。蒙古的行政區劃包括21個省,首都為烏蘭巴托(Ulaanbaatar)。 

1. 2 氣候

蒙古國有著極端的大陸性氣候:冬天長而寒冷,夏天短且多雨。冬天氣溫可低至-45~-50℃,而夏天又可達25~30℃。而且這種氣候模式已經深受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蒙古國的年平均氣溫在過去65年內上升了1.94℃,而且在過去30年里氣溫上升加速,同時森林及草原地區的降雨量都出現減少。在過去幾年,由于環境變化和人類活動的影響,許多江河、溪流和湖泊已經干枯,牧地覆蓋率減少了20%~30%,牧草的種類也在減少,種種變化加速了土地的退化和沙漠化進程。自然災害如干旱、暴雪、洪水、暴風雪、暴風、極端寒冷和炎熱天氣以及地震等在全年頻繁發生。由于一年四季都是傳統的游牧生活方式,蒙古人十分依賴于自然和氣候。

人數較多的游牧人群很容易感染人畜共患病。由于蒙古的經濟收入極度依賴于畜牧業和農業,所以嚴寒的冬季和周期性干旱對牧群、農業以及人群健康狀況均會造成不利影響。 

1. 3人畜共患病形勢

2009年末到2011年,蒙古國的牧群數量由4400萬降至3630萬,而豬和家禽類的數量并未發生明顯變化。包括布魯氏菌病、炭疽、狂犬病、鼠疫和蜱媒病等地方性疾病對蒙古國造成了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

近幾年,動物和人群中都呈現出地方性的動物源性傳染病蔓延擴散,跨國界疾病的發病數量暴發性增長的現象。氣候變化和極端天氣的出現會使生物多樣性銳減,動物和微生物群落的地域分布發生改變,進而可導致人畜共患病傳播媒介的出現,并為人畜共患病的暴發創造了良好條件。關于動物疫病已經報道了超過20種細菌性和病毒性疾病以及18種寄生蟲性疾病。而在15種必須向國際獸醫局(OIE)報告的傳染病中,蒙古國總共報告了6種,并且有4種疾病存在潛在擴散的危險性。

由于畜牧業產量的提高,氣候的改變,土地荒漠化和礦業的發展等現實情況,控制人畜共患病有著越來越重要的意義。盡管目前的工作已取得一些進展,但是炭疽、布魯氏菌病、蜱媒病以及狂犬病仍然對人類健康和社會公益事業造成威脅。 

2 人類和動物衛生部門之間的協調體制

亞太地區新發疾病防治戰略(The Asia Pacific Strategy on Emerging Diseases, APSED)強調多部門間密切合作對防控人畜共患病有著重要意義。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支持下,2010年2月,蒙古國正式成立了關于人畜共患病的跨部門協調委員會(事實上自2006年,許多合作項目就已經開始實施)。委員會的主席既不是衛生部的副部長,也不是糧農、輕工業部門的副部長,而是讓他們每年輪流擔任。委員會成員分別是來自衛生部(the Ministry of Health, MoH)、糧農輕工業部門的獸醫與動物飼養機構(Veterinary and Animal Breeding Agency of Ministry of Food and Agriculture and Light Industry, MoFALI)、國家應急事件管理部門(Nation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NEMA)、自然環境部門、特殊檢查機構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代表們。

“擁有一個強大的人類和動物衛生部門,與國家應急檢驗機構相互合作構建一個更健康的社會”是協調委員會的總體構想。協調委員會的責任有:在人畜共患病的預防和控制上制定聯合政策;批準科技工作組制定的行動方案;在危險評估中提出建議、對疾病提出早期預警并在暴發時提出應急計劃方案;評估修改人畜共患病的標準操作程序(SOPs)和指導方針以體現跨部門之間的相互協作;在國家和地方水平上,提供方法學以幫助提高專業機構的能力;促使各部門在早期發現疾病和應急反應方面的相互合作;監測并評價人畜共患病的總體防控效果。蒙古國人畜共患病中心的總干事在衛生部中擔任秘書,負責常規協調和管理工作。

在協調委員會成立之前,衛生部(MoH)和糧農輕工業部(MoFALI)在2007—2009年成立了學術合作備忘錄,通過相互交換每年的數據統計報告和血清學調查數據,對人畜共患病進行聯合指導性調查。這些調查結果使那些對人和動物健康非常重要的人畜共患病的分布更加明確。聯合調查促進了兩個部門的合作,也確認了蒙古國出現了新疾病,如由蜱傳播的乙型腦炎、西尼羅熱、萊姆病、立克次體傷寒和Q熱,這些新確認的疾病已經被列入法定傳染病的名單中,以反映它們當前對蒙古國人民健康的威脅。然而,大多數行動的目標僅僅在于收集人畜共患病的病原體信息。在調查開展的期間可以看出兩個部門之間最顯著的變化是:聯合工作使他們轉變為連續地、系統地收集信息,以明確疾病的嚴重程度,并向公眾宣傳這些信息以提高其健康意識,做到早預警、早診斷、早預防和早控制。

2010年3月召開了跨部門協調委員會的首次會議參會的有各組成部門、秘書、科技工作小組和評估小組,還有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代表。這次會議旨在討論聯合工作計劃并起草方案。第一項工作是考核評估人和動物衛生部門目前的工作能力、監測系統、對事件的反應能力以及降低風險的措施。基于評估結果,制定出工作計劃以應對不足之處和完善人畜共患病控制措施。

季會已經召開,并且優先制定了行動計劃和干預措施。動物醫學和公共衛生專家之間的例會是促進跨部門合作的一項重要活動。發生突發事件時,雙方聯合召開技術工作小組會議并進行及時溝通交流。這方面的實例之一是:炭疽于人群和動物中暴發之后,獸醫與人類健康專家于2010年9月,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國際性組織合作召開了一次聯合應對的研討會。而組織聯合會議的費用可通過協調立法、實施聯合計劃和共享資源得以匯報,這包括了共享信息與監測數據,以及在地方水平上聯合應對疾病暴發。這種合作模式在疾病暴發時已得到考驗,并且從中汲取經驗以便完善應急措施。

2010年6月,協調委員會組織了關于人畜共患病的首次國際性會議,來自各國家和地區的獸醫學專家及衛生部專家參加了此次會議。是兩個部門首次在專業水平上舉辦聯合會議。這次會議就以下幾個方面對現有的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以及監測系統的聯合評估結果進行了評價:

●人力資源

應對能力

信息收集和監測

實驗室

后勤和物資供應

國際會議之后,在蒙古國的各個方面中都正式建立了跨部門的協調體制。在社區層面上,社會意識、教育水平、媒體宣傳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也使社區間能夠更好地進行風險交流和實施健康教育策略。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蒙古國得以實現風險交流并推廣針對職業危險人群和學校兒童的活動;在國家水平上,協調體制的目的是增進信息交流、促進專業知識共享、技術相互支持和協調立法。2011年,衛生部和糧農部制定了一個聯合策略,旨在于2011—2015年做到降低重點人畜共患病的長期危害。  

3 信息共享、疾病監測、風險評估和降低風險

3.1 評定疾病級別

2011年1月,跨部門協調委員會對29種人畜共患病進行了重要性級別評定和風險評估,包括在人群中報道的地方性人畜共患病、出現在動物中的人畜共患病、蜱媒病以及有境外輸入危險的疾病。目前確定的對人和動物衛生部門非常重要的人畜共患病總共有16種。由動物醫學、公共衛生、實驗室、研究機構和學術部門的專家們組成的技術工作小組召開了一系列研討會進行詳細的危險評估。這次重要性級別評定活動采用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優先級評定方法以及其他國家的方法和工具。評出的重要疾病有:鼠疫、禽流感、炭疽、布魯氏菌病、狂犬病、蜱傳播性乙型腦炎、包蟲病和兔熱病,這些疾病都需要協同監測和應對。地方性疾病,如布魯氏菌病和炭疽等曾被世界衛生組織忽略的疾病,也被蒙古國衛生部和糧農部門列入重點疾病名單中。這項計劃尤其將瘧疾、登革熱、鼻疽病、弓形蟲病、西尼羅河熱、流行性乙型腦炎、腎綜合征出血熱及隱孢子蟲病等列為需要合作研究的重要疾病。 

3.2 共享監測數據

對于禽流感及大流行性流感、炭疽、蜱傳播疾病、狂犬病、布魯氏菌病、鼠疫和一些寄生蟲病等重點疾病,協調委員會制定了信息共享、疾病監測和突發事件的應急的標準操作程序(SOPs)。基于標準操作程序,獸醫學部和衛生部會常規定期地進行部門間交流及信息交換。除監測信息共享外,兩個部門應該在24小時內互相通知疫情暴發信息,并且在每月都要交換實驗室數據和事件信息(如人群免疫水平、病例集中情況、牲畜死亡情況、動物突發死亡及食源性疾病的調查結果)。從2010年3月開始,每周的疾病信息就已經以電子簡訊的形式在衛生部、糧農部門、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糧食以及農業組織及其他合作單位之間共享。 

3. 3蒙古國布魯氏菌病控制情況

蒙古國是世界上人布魯氏菌病發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其布魯氏菌病監測系統成立于1950年。1960年開始實施與屠宰經檢測、確診的患病動物有關的政策。1973—1983年,政府實行疫苗接種政策,使布魯氏菌病的患病率由10% 降低到0.5%。然而在20世紀90年代,由于向自由市場經濟的轉變、監測公共衛生問題的系統面臨崩潰以及由此造成的持續監測資源的缺乏,人感染布魯氏菌病的事件再次發生。蒙古國曾于2000年引進一項新的免疫接種計劃,其目的是在2010年根除布魯氏菌病,但是由于牲畜疫苗接種、診斷及殺滅被感染動物之間相互矛盾的政策,導致這種嘗試最終以失敗告終。

在瑞士發展機構的幫助下,Sukhbaatar和Zavkhan兩地建立了試點項目,對人、牲畜和狗的布魯氏菌血清學陽性率進行調查研究。獸醫學和醫學流行病學專家將研究結果作為評估和監測2010年結膜疫苗接種效果的基線。另外,結膜疫苗接種運動也有助于國家控制布魯氏菌病和牲畜出口的新策略發展。

盡管記錄的動物布魯氏菌病例數量在增加,但衛生部并沒有報告人布魯氏菌病病例數的增加。蒙古布魯氏菌病的確切發病率很大程度上是個未知數,因為市級以下的地方缺少診斷布魯氏菌病的設備儀器,從而導致不可計數的病例被漏診。只有2%~3%的急性布魯氏菌病患者被報告,即估計每40例病例中僅有1例被報告,這些數據均顯示其報告率嚴重低于實際情況。動物部門的監測數據有助于衛生部門重新審視監測系統和實驗室能力以提高報告率。兩部門都把布魯氏菌病確定為重點研究的人畜共患病之一。2011年,他們開始了基線患病率的調查,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推薦方法,他們采集了來自5種主要動物的20萬份血清樣本,以及2333份人血清樣本進行實驗室分析研究。自此,一項大規模的疫苗接種計劃已經啟動,其目標是在2020年控制并且根除布魯氏菌病。這項計劃將蒙古劃分為三個區域,2011年第一個區域中有1470萬動物進行了疫苗接種,剩下兩個區域也將對動物進行疫苗接種,在此之后每年對新生動物進行疫苗接種。 

3.4 聯合風險評估以及降低風險

為了應對日益嚴重的炭疽威脅,蒙古技術工作小組就人和動物炭疽的防控制定了一項政策。這也是第一個涉及人、動物、突發事件管理、監查機構、食品安全、情報部門以及國際合作伙伴的降低疾病風險政策。這項政策基于過去30年全世界應對炭疽暴發流行和散發的優秀方法和經驗。他們也為炭疽核定了基于地理信息系統的風險地圖作為公共平臺。此外還成立了一個聯合技術工作小組,該小組成員包括來自動物醫學研究所、國家人畜共患病中心、中央動物疾病診斷實驗室的專家們,它將作為專業咨詢中心和技術實施主體去提供方法建議及政策方案并使之得到相關部門批準。

為了應對野生動物中日益增加的狂犬病病例,在過去2年中獸醫學部和衛生部門聯合當地政府在學校、工作場地和普通人群中進行宣傳教育活動以提高公眾意識。2011年的世界狂犬病日,衛生部組織了一次認識和預防狂犬病的活動,并且組織培訓衛生保健工作人員,獸醫和學校衛生人員;衛生部門也給兒童及其父母和養狗者分發宣傳冊,張貼海報來預防狂犬病;同時媒體也制作并播放視頻和卡通動畫來進行宣傳;獸醫部門也開始給狗接種疫苗,并且對四個地區的街頭流浪狗進行了宰殺處理。

獸醫學部門和衛生部門已經成立了野生鳥類禽流感監測項目,其目的是建立早期預警系統,改善目前的監測網絡。監測小組是多部門協調合作的典范,其成員包括來自獸醫部門、衛生部門、環境部門、監督部門以及其他相關單位的代表們。

2011年,蒙古國衛生部和動物部門繪制了人畜共患病的流行病學地圖集,這份地圖集包含了大約50張地圖,描述重點、稀有或被忽略的人畜共患病的分布情況。每張地圖都有傳染源的關鍵信息,包括ICD-10編碼、流行病學特征、動物流行病學特征、氣候資料、植被覆蓋情況、傳播途徑、潛伏期、臨床表現、治療方法以及主要參考文獻。另外,地圖集還包括人口密度、牲畜密度、抗生素使用情況、免疫覆蓋率以及其他相關因素,并且這些信息將會定期更新。到2012年地圖集就可以在線使用。地理信息系統(GIS)、地理參照數據以及地方流行病學資料的應用,使得新地圖集比舊地圖集的疾病空間分布質量得以提高。該地圖集顯示了有些疾病如布魯氏菌病、牛白血病和馬鼻疽病已經通過牛群遷移傳播到了先前未感染的地區。這個地圖集為評估人群的疾病風險和負擔提供了創新的、有據可循的方法,最終使干預措施更有目的性,數據采集更加現代化。 

4 協調應對突發人畜共患病

在跨部門通告了口蹄疫、新城疫、人和動物炭疽、狂犬病和禽流感的暴發信息后,聯合風險評估及調查得以實施。

炭疽暴發期間,由動物醫學家、醫學流行病學專家、監測及突發事件應對人員組成的應急小組隔離患者,限制疫區人員流動的措施,同時利用地理信息系統更新地圖集。對動物進行疫苗接種,加強對食品市場的監測,對人群進行健康教育以及信息交流都是應對疾病暴發的有效措施。快速應急小組第一次診斷了亞臨床型及胃腸道型炭疽。現有的應急反應基礎設施已經提高到可以在地方級和省級操作運行的多部門聯合應急反應小組水平。經過培訓后,21個省成立了應急小組。

多部門之間的協作能夠實現人畜共患病的早期預防而不僅僅是對人畜共患病的緊急應對。同時,實驗室的綜合水平、監督行動以及對風險評估重要性的認知均有所提高。 

5 實驗室合作

在亞太地區新發疾病防治戰略的基本框架下,獸醫學部和衛生部的實驗室交流和合作在過去3年有顯著增強。為了順利開展監測、應對和研究行動,實驗室共享了信息、經驗、診斷試劑盒、實驗標本和實驗設備。衛生部的實驗室受益于先進的動物醫學實驗室資源及人力資源。2011年,在一次不尋常的人炭疽病暴發期間,動物醫學實驗室協助驗證結果和進行確診檢驗。21個省的地方級動物醫學實驗室已經配備了PCR設備和試劑材料。

動物醫學實驗室還在Uvurkhangi暴發狂犬病和Khord暴發炭疽時提供了實驗室診斷幫助。根據年度血清學調查,獸醫學部和衛生部實驗室的工作人員聯合分析實驗室結果,兩部門所用的分析方法都經過評估,他們之間也共同分享經驗。

由于人類和動物衛生部門間的相互合作,人類衛生部實驗室的診斷能力得到顯著提高。隔離、診斷和確認人畜共患病病毒及寄生蟲病原體的先進方法和技術已經在國家水平上開始推廣。有許多商業試劑盒已經用于疾病的診斷,并且分子實驗診斷的疾病數量已經達到17種。血清學和分子診斷工具現可用于診斷森林腦炎、萊姆病、立克次體病,而這些疾病之前只能靠臨床表現診斷。然而在蒙古,如漢坦病毒、西尼羅河熱病毒、乙型腦炎病毒、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登革熱病毒以及其他許多病毒由于技術局限性而無法被診斷,因此其疾病負擔和流行病學資料至今是個未知數。

除了和動物醫學實驗室合作外,在發達國家進行人員培訓對于提高實驗室診斷水平也非常重要。從2010年以來,超過30名專家在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中國、德國和日本接受了實驗室生物安全培訓,接受過實驗室培訓的專家中約23%來自地方性獸醫學部和醫學診斷實驗室。

通過來自俄羅斯、中國、美國、德國和日本專家合作進行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許多種技術如CRISPR、PCR、VNTR和MLVA被引進并用于人和動物疾病實驗室診斷研究,從而確定某些疾病獨特和明確的基因型,如Y型鼠疫、B型炭疽桿菌、狂犬病毒、蜱傳播的乙型腦炎病毒以及立克次體的一些種類。此外,利用這些技術新確定了漢坦病毒、西尼羅河病毒、無形體病、旋毛蟲病和弓形蟲病病原體。

復雜的情況仍然存在,這使人和動物診斷實驗室的資源共享受到限制,人畜共患病跨部門協調委員會的最大挑戰是改變法律和倫理環境。

蒙古打算在2012—2013年間,在公共衛生、臨床、獸醫學部以及食品實驗室之間成立一個實驗室工作網。

6 風險交流

之前處理疾病暴發的經驗教訓強調了宣傳和公眾教育的重要性。2010年,協調委員會評價了一項交流和行為改變的策略。該策略強調對高危人群進行宣傳和公共教育活動。同時也強調積極主動地與媒體建立有效的溝通。由于公眾意識的缺乏,地方性人畜共患病如鼠疫、炭疽和媒介傳播疾病經常出現,并且布魯氏菌病在牧民和獸醫人群中具有較高的傳染性。不健康的文化傳統在人群中非常普遍,如喝生牛奶、吃未煮熟的羊肝、食用由生牛奶制作的酸奶。公眾健康教育活動需要針對特定的社會團體、學齡兒童、職業人群,并且考慮文化、信仰、傳統、教育水平、社會地位、職業和年齡。由社區和當地政府在學校和工作場所組織的健康教育活動,如在蜱流行的季節到來之前,宣傳與怎樣預防蜱傳播疾病有關的健康信息、發放傳單、張貼海報,均被證明是有效的。此外,衛生部組織每月新聞發布會確保重要的公共衛生信息被及時、廣泛地公布;2011年3月,新聞發布會上首次提出了公共衛生領域中的一世界,同一健康”理念。

國家動物醫學部、動物繁殖部門、動物醫學研究所和衛生部通過電視節目,分發小冊子,觀看視頻錄像,給兒童制作卡通動畫和新聞發布會的形式定期組織和開展強化全民疾病防控意識的活動。

為了防控炭疽、牙菌斑、蜱傳播疾病、布魯氏菌病和禽流感,動物和人類衛生部門合作發展了與降低風險的方法和干預措施有關的訓練材料和課程。醫學和動物醫學流行病學專家、生物學家、實驗室工作人員和氣象專家接受了一些職工的聯合培訓活動和短期培訓課程,這些活動和課程是針對蚊媒的生物學特征及監測數據庫的設計以及病傳播疾病方面的。 

7 合作研究

在蒙古國,像蜱媒性乙型腦炎、萊姆病和立克次體病這類蜱傳播疾病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因為這類疾病在新地區持續流行擴張且呈增長趨勢。畜牧業、氣候變化、土地沙漠化、礦業的發展、新種類蜱的出現及蟲媒的遍布等造成了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為了降低這些風險,一項由韓國國際合作部門(KOICA)資助的工程進行了蟲媒和氣候的監測以及對高危人群進行社區教育。這個項目是由來自不同背景的多部門人員合作參與的。在區域范圍內,突發事件的監測應急部門與瘧疾、媒介傳播疾病及寄生蟲病部門一起合作。

對氣候變化的研究非常復雜,并且需要多部門協作。在跨部門協調體制取得成就的基礎上,建立了媒介傳播疾病的綜合監測系統。該系統已經制定了監測程序應用于邊蟲病、Q熱、蜱傳播的乙型腦炎、蜱傳播的疏螺旋體病、立克次體病和旋毛蟲病的研究。該系統同時監測蜱的分布及種類、相關的微小氣候和人類感染情況,并首次發現了旋毛蟲病、邊蟲病、弓形體病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能感染人,還發現無形體蟲可存在于蜱體內。同時,動物醫學實驗室正進行蜱基因的研究。

結合受感染的蜱的密度和人發病率的變異情況以及氣候因素分析,可以幫助人們識別與疾病傳播有關的因素。針對蜱的流行情況、密度、生物型以及氣候數據和植被覆蓋情況的風險評估地圖為早期預警提供了有用的公共衛生信息。逐漸增加的風險交流和員工培訓提高了游牧人群的防護行為。 

8 國際合作關系

國家人畜共患病中心與包括中國、哈薩克斯坦、俄羅斯、日本、瑞士、美國和德國在內的許多國際組織和國家機構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關系。自2007年以來,人畜共患病方面的流行病學專家與中國檢驗檢疫研究院合作,研究了解兩國邊界的自然疫源地以及環境對發病率的影響。這種合作研究包括中國衛生檢驗檢疫局為NCIDNF捐贈了大量病毒學實驗室設備,強化了實驗室能力。實驗室將以此為基礎進行跨邊界監測疾病,培訓在職實驗室工作人員,以及確認重要的公共衛生事件和疾病。

NCIDNF和慕尼黑國防部微生物學研究所聯合進行鼠疫和蜱傳播疾病的研究。兩個機構每年都聯合進行牧場研究和考察。他們的研究結果已經發表,并且在蒙古召開的國際人畜共患病會議上進行了展示。他們還與加馬利亞的流行病學和微生物研究所合作進行關于細菌、寄生蟲和病毒性疾病的研究和跨邊界監測工作,并且第一次在蒙古國發現鉤端螺旋體病、隱孢子蟲病和弓形蟲病的自然疫源地。

動物醫學和公共衛生專家以及一些來自佛羅里達大學的同事已經開始著手鼠疫,蜱傳播疾病和其他新興疾病的分子生物學的研究。與佛羅里達大學合作最重要的部分始于2011年同一健康理念的培訓課程,該課程吸引了來自動物醫學研究所和衛生部的許多人員。他們希望該課程能吸引到美國學生和留學生。課程的內容包括:環境衛生、現代實驗室技術、流行病學、物統計學、食品安全、氣候變化、地理信息系統、毒理學和人畜共患病的研究。

9 面臨的挑戰和經驗教訓

亞太地區新發疾病防治戰略促進了衛生部門和其他部門間的跨部門合作體制。然而,盡管在疾病暴發期間進行持續的風險評估,但仍缺乏對重點人畜共患病的跨部門綜合風險評估。而基于經驗的決策和應對能力,以及風險評估結果的利用能力也需要進一步提高。另外,人們意識到授予跨部門合作體制合法權利對于有效控制人畜共患病非常關鍵。每年跨部門的模擬演練對評估應急反應能力和更新修訂合作應急指導手冊是非常有用的。然而動物醫學和流行病學家在省市級水平上的合作和信息共享仍然很薄弱。在地方水平上,動物醫學衛生部門的參與對于有效監測野生和家養動物的人畜共患病起著關鍵作用,動物部門也需要提高實驗室和流行病學調查能力。2011年工作總結會議中強調,需要發展和貫徹一套通用的監測評估框架,改善動物部門、衛生部門、食品安全檢查局之間職責角色混淆和合作力度薄弱的局面,加強入出境的控制。

財政資助是成功控制人畜共患病的關鍵,因此需要糧農部,輕工業部門以及衛生部門共同努力尋找更加有效的方法(如為人畜共患病領域的活動吸引潛在的捐助者)以提高財政資助、協調分配國際捐助資源。

我們相信,動物醫學和衛生部門之間已經建立了協調體制的堅固基礎,防控人畜共患病的綜合能力也得到顯著提高。此外,人畜共患病的協作框架吸引了許多來自國際的合作伙伴以及大量資源。然而在該事業開始后,蒙古國仍然要做許多工作來降低人畜共患病風險。

文章來源:人民衛生出版社《同一健康與食品安全》(主譯  陸家海  郝元濤)本文經主譯同意發布,未經主譯允許不得轉載

成人午夜无码专区性视频性视频-性做爰片免费视频毛片中文